_霜降_

我夏霜降,咸鱼一条,每天安安静静吃糖喝茶吃寿司过自己的小日子,无脑乐吹,张佳乐世界第一好,张佳乐的官配是我不接受反驳
几乎只吃喻黄王乔,产粮只是痛快痛快手,想起来就更文开心了随时随地发糖,喜欢每一个来看文的人,但是我三观奇葩脑洞巨大脾气极差,你猜猜我什么时候爆发
谢谢关注,鞠躬🐬

【狗崽】用心养狐崽,用脚打大蛇

☆狗崽中心,夹带博晴
☆不负责任的脑洞
☆前篇链接(打不开可走评论):
【小狐狸与大狗子】上
http://xiashuangjiang.lofter.com/post/1e528d5d_dd17b1e
【小狐狸与大狗子】下
http://xiashuangjiang.lofter.com/post/1e528d5d_dd4ee7c

01
大家好,对没错又是我,就是那个ssr任意抽但是死活抽不到妖狐最后被逼无奈卖身求崽毛的阴阳师安倍晴明。
老子又来了,对没错,我就是来吐槽那个不孝之子丧尽天良毫无节操逼良为娼的大天狗的,别问为啥,你们自己听听他都干了什么。

02
自从有了狐崽,大天狗这家伙可以说是非常放肆了,整天不是哄崽崽就是陪崽崽玩,叫他去揍大蛇,他抱着崽子就去魂一了,叫他去锤麒麟,他抱着崽子就去风一那里欺负小朋友了,叫他去打石矩,说什么都不肯,就是因为那天打完回来崽崽说乌鱼的墨水臭臭的。
鬼王更不要想了,上次轮完土蜘蛛回来崽崽就被我们脑袋顶上挂着的蜘蛛网和身上粘着的死蜘蛛吓哭了。
打胧车我都没敢用他,我带荒和连连去的,生怕崽崽说胧车的青蛙太丑这大佬一下子就不肯输出了。

03
「我还能怎样,还不是像个父亲一样把你原谅.jpg」

04
本来我以为大天狗是个有分寸的不会更能折腾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啊,人生处处是惊喜。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抱着刚刚抽出来的玉藻前和雪童子从走廊走过,准备把这俩崽子给姑姑送过去,转角就遇到了大天狗用他的针女逗崽崽玩。
卧槽你他妈住手你身上是六星爆伤针女不是一星生命针女啊!!!!!!!!

05
老子放下怀里的俩崽就是一个八百米冲刺,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嘎巴”一声,针女脸上就多了个粘着口水的牙印子。
我觉得针女姐姐一定在骂街。
不得不说狐崽牙口是真好哈,一口小白牙长得又齐又漂亮,小家伙看见我还笑了,还有俩小虎牙呢,诶呦真可爱。
算了,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你就随便咬吧,爸爸针女多的是不在乎这一个两个的。

06
大·今天也是美滋滋吸狐的一天·狐崽做什么都对·大义哪有狐崽可爱·针女算什么狐崽开心最重要·天狗。
安倍·不瞒你们说狐崽是真可爱·沦陷于狐崽的可爱中无法自拔·我们崽崽今天也十分可爱·晴明。

07
咳咳!没事,我就是顺手撸了两把崽崽毛绒绒的大尾巴,放心,我是不会像大天狗一样没出息的,我坚决不会沉迷吸狐的,你们看我正直的眼神。
咳咳,话说回来我还是骂了大天狗一通,毕竟六星针女如此宝贵的东西怎么可以随意给小孩子咬呢!牙齿磕坏了怎么办!
草爹路过的时候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我没出息。
诶凭什么嘛,狗子整天沉迷吸狐你怎么就不这么看他?啊?!看我好欺负是吧,我安倍晴明今天就是要挑战你草爸爸的权威!别拦我我没疯!我什么事也没有!走开!你们这帮刁民!来人护驾!来人!

08
我是姑获鸟,晴明疯了,于是我们不得不打晕他然后扔到隔壁源博雅的床上让他清醒清醒。
带条假龙你想挑战咱家奶一下一万砸一下两万的萤草?是你飘了还是草爸爸拿不住蒲公英了?也亏了萤草看在他是个失智老人的份上没把他打死。
玉藻前和雪童子才一级你就把他们扔地上坐着自己去吸狐,你怕是想被我的伞千年杀吧。
我走了,结界里的崽还嗷嗷待哺呢。

09
我是安倍晴明,我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我不想说,我很好我腰不疼我也没被爆菊,我还是那个我,直的跟钢筋一样的我。
收起你那个看gay佬一样的眼神,对没错就是你,别看别人也别试图掩饰了,你眼睛在放绿光我看见了。

10
其实没有更过分的了,除去用心养狐崽用脚打大蛇这一点大天狗还是那个大天狗,那个无可匹敌战无不胜的大天狗,御魂觉醒从不缺席,输出攻击照旧高的一匹,所以我能怎样啊,还不是要选择原谅他。

11
我是安倍晴明,一个被大天狗气晕但仍然要像个父亲一样原谅他的苦逼阴阳师,今天也是用心养小猫用脚打鬼王的一天。

================end=================
感谢看到最后,爱你们❤

冲田组的同居三十题【21-30】完结

完结!我总算码完啦!
前文地址链接↓打不开可走评论
【1-10】http://xiashuangjiang.lofter.com/post/1e528d5d_eb8c6e1
【11-20】http://xiashuangjiang.lofter.com/post/1e528d5d_fe2840d

21屋顶上看星星
本丸的房顶适合看星星,尤其是樱花树前面那一排,每次出阵抗击时间朔行军过后,安定和清光就总是拉着手坐在房顶上看星星,两只手交握,紧紧的牵着对方的心。

22一场飞来横祸
清光受了重伤,审神者命令作为部队长的安定选择回城,清光的状态不太好,一直被安定抱在怀里昏昏沉沉的闭着眼,连去手入室都是被安定抱过去的,但却还是强撑着笑容对安定说:“我没事哦。”

23讨论关于孩子的问题
“孩子?喏,那里呢。”
清光无所谓的指了指锻刀作坊,婶婶一脸苦大仇深的抱着一堆lv.1的安定。
“哦,还有那里。”
清光再一指,从5-4回来的安定抱着一堆lv.1的清光。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外面下了这么大的雨啊。”清光起来推开窗子,一下子就被雨水砸了回来。
“对啊,所以今天什么都做不了了,只能在屋子里呆着了。”安定一边说一边细心的擦着刀刃。

25喝醉
“哈哈哈哈 ,再喝一杯,我来给你满上~”次郎醉醺醺的举着酒坛,三名枪已经醉的睡倒了,婶婶正调戏着喝的脸颊通红的被被。
安定现在正被清光贴身调戏,清光柔软白皙的耳朵尖已经飞上一层红晕,扑在他怀里像只猫一样亲着他的脖颈,安定只能轻轻的搂着清光的腰防止他从自己身上摔下去。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今天的对手是你啊。”
“……这不是让我对着镜子挥刀吗?”

27穿错衣服
“诶,清光你围巾不是白色的吧?怎么换成白的了?”陆奥守一边侦查,一边分过神来跟清光说话,清光不知道怎么回答,到是和泉守帮他回答了:“喂!好好侦查啊!”清光一脸心虚的扯了扯围巾,总不能说是早上起来审神者叫的急衣服又叠在一起拿错了吧。
安定裹着清光的红围巾,一脸“我们俩什么也没干婶婶你别看了。”

28一方受了轻伤
“怎么样,痛不痛?”安定心疼的看着清光受伤的肩膀,慢悠悠的扶着清光往手入室走。
“我没事哦,别担心。”清光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对安定笑了一下。

29意外的求婚
“诺,这个给你。”清光递给安定一枝玫瑰。
“啊你这是干什么啊。”安定接过花,有点小害羞的笑了。
“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清光如是说来,微长的头发挡不住发红的耳朵尖。

30滚床单
安定面色潮红,清光喘息不止。
清光确实像猫,做到一半被清光舔脖子的安定这么想。
安定果然属狗,清光看着自已一身鲜红的草莓这么想。

我们家老太太和老先生坐在客厅用iPad打牌,老太太心急手快总是出错牌,于是老先生就一边教她一边陪她玩,俩人贴在一起一边玩一边笑,周围整个冒的都是粉红泡泡,老太太就跟个小孩子一样,输了就要发脾气,老先生就哄她,然后用口哨吹斗地主的音乐给她听。
感觉上像喻黄的样子,心急手快总是出错牌的少天儿和边顺毛边陪玩的我鱼,就是爱情的样子

全职高手人物志之喻文州

【高亮】ooc!ooc!ooc!
只是我的角度所看到的喻队!!

喻文州当然是个很好的人啦,说话声音软软的,一口软软的粤语,夹杂着广东的海风味,说话的时候唇角向上翘着,眼角眉梢都蕴蓄着温柔,笑起来超级好看,眼睛里流光溢彩,眉毛弯弯的嘴角弯弯的眼睛也弯弯的,简直想让人溺死在他的笑容里。
南方的雨朦胧细碎,不如北方的雨酣畅淋漓,从那么多情的烟雨里成长的喻文州被水汽熏养的白白净净,他个高,身材瘦削,皮相尚佳,长腿窄臀被罩在直筒的黑长裤里,头发向来从中间规矩的分开,完美的让人想犯罪,他大概从学生时期就如此完美了,在写这段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着几个学霸的身影,喻文州大概就是最受欢迎的绅士款,他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要是让老师评价他,无一例外的肯定会说他是个乖孩子。
当然,你永远不知道看起来是个柔弱书生的喻文州脑子里在盘算什么,有时候喻文州可怕起来,连他翘起的嘴角都是意味不明的,然后你就会毫无防备的被他干净的外表所欺骗,一脚摔进他早就掩藏好的陷阱里。
可只要是喻文州,我被他卖了也愿意帮他数钱。
不瞒你们说,我时常幻想他温柔的样子,背后给你的拥抱,低头给你的轻吻,入睡时手臂环着你,把你搂在怀里给你一个法式深吻。
这个时候就非常嫉妒他未来的喻太太了,可以心安理得的拥有他全部的柔情蜜意,独占他的无微不至。


他身负长剑脚踏东风而来,一挥衣袖,剑气四起,斩落无数飞花翠叶,少年信手捏住一片叼在嘴里,像来时那样又踏着东风远去。

随手写一个关于少天的小片段

粉丝233了,我也不知道该干点啥好,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仙女「鞠躬」

全职高手人物志之黄少天

生日快乐我的烦烦❤
黄少天是真正的剑,锋利无比奇快无比,剑客大多数是冷着一张俊脸,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连带着周身气场也阴冷起来,可黄少天不是,他无害的外貌会让你以为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活泼开朗,机灵好动,全然不觉这个念念叨叨的话唠会是那大名鼎鼎在战场上杀人如麻冷血无情的剑圣,他着实是会隐藏自己的人呐。
他身负长剑,杀人的时候冷血无情,却仍旧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呐。
黄少天就是真正的利剑呀。

【周泽楷中心】顶天立地

☞给天哥写生贺之前先吹一次我周放松
☞写写这个已经意淫我周很久的脑洞
☞本次吹周任务我周设定是和奶奶一起长大的乖宝宝周
☞反正很ooc很多私设

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时,周泽楷刚刚拍摄完香奈儿的新一期广告,化妆师正在给他卸妆,他不敢大幅度的说话,只能小幅度的点头嗯嗯嗯,妈妈在电话的另一头带着哭腔跟他说:“小楷,快来医院,奶奶进医院了。”
周泽楷立刻扔下陪他来拍广告的轮回经理跑了。
周泽楷奶奶今年八十五岁,老太太年纪大了,平常虽然身子骨健壮的很但还是大把大把的吃药,前两年检查出肝脏功能衰退,家里人都挺担心,但是老太太似乎自己没有什么不适,也没太重视,顶多吃药控制控制,周泽楷的社会影响力又太大,一直说带老太太去检查也没办法去,就这么让老人的病拖了两年多,现在妈妈一打电话就带着哭腔告诉他奶奶住院了,周泽楷一下就慌了。
周泽楷跑的飞快,他来不及多想,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医院赶,周泽楷从小是奶奶带大的,他是奶奶最小的孙子,以前和奶奶在一起的画面全部都一帧一帧的跳了出来,周泽楷只感觉他的心跳的快极了,手心里出了一层汗,他小口小口的呼吸着,只期盼快点到医院去见奶奶。
赶到医院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没拿口罩,这么进去肯定会引起骚动,不过周泽楷管不了那么多,扔下一张二十元就向手术室跑去,他连电梯都没去等,憋着一口气爬上了五楼,几个在楼梯间里小护士似乎是认出他来,叫出了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她们,极其不自然的扯出一个官方的微笑,然后不带停留的跑上楼留下几个小护士原地尖叫说周泽楷好帅。
等他气喘吁吁的跑到手术室门口,还没来得及问奶奶怎么了,妈妈就一头扑进他怀里哭了起来,他手足无措的拍着妈妈的后背,轻声安慰着。
周泽楷环视了一周,爸爸和大伯神色凝重,有几个家住的比较近的长辈也来了,全都在走廊里站着抽烟,周泽楷先哄着妈妈坐下,把妈妈交给几个也含着眼泪的表姐,然后去找面色凝重的爸爸问奶奶的情况。
周泽楷过去的时候被缭绕的烟雾熏得够呛,爸爸脚底下扔了七八个烟头,手里还夹着一支烟,见他过来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把烟头摁灭,看着脸上写满担心的儿子叹了口气。
“唉,小楷,爸爸实话和你说,奶奶很有可能撑不过去了,最近几个月奶奶精神就一直不太好,今天早上突然说要下楼,也不肯坐电梯,偏偏要走下楼,你妈妈扶着她刚走到三楼就不行了,送到医院来医生和我们说要做好心理准备,爸爸知道你和奶奶亲,奶奶要是真的不能撑过来你也不要太伤心,毕竟奶奶年纪大了,这种事情迟早要来的。”
爸爸憋着一口气说了许多,声音还是颤抖的,周泽楷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没那么僵硬:“我,我知道了。”爸爸看他这幅样子也不太放心,叫他去妈妈那边,那里离手术室远,有什么事周泽楷可以先安慰妈妈一下。
周泽楷听话的向妈妈那里走过去,妈妈正哭的不能自已,几个姑姑婶婶被她这么一带几乎也要哭出来,强忍着眼泪安慰着周泽楷妈妈,周泽楷向几位姑姑婶婶摆手示意,然后坐下来把妈妈搂进怀里。
妈妈趴在他怀里哭,断断续续的说:“小,小楷,怎么办啊,奶奶,奶奶……”
周泽楷漂亮的手一下一下的拍着妈妈的后背,肩膀那一小块布料被妈妈的泪水沾湿,轻声抚慰着妈妈。
那边几个长辈已经聚集了起来,神色严重的讨论着,周泽楷听力极好,几个长辈正在讨论奶奶的后事,他只觉得心里难受的要命也愤怒的要命:奶奶明明还没有离开,怎么就开始讨论这种事情!
生气归生气,周泽楷也没有冲上去质问,他极力保持着最大的冷静,奶奶年纪这么大,这种事总有一天要考虑,与其到时候手忙脚乱叫老人不得安宁,还不如早点准备下来,周泽楷就这么想着,眼泪就包在了眼眶里,脑袋里一点一滴的回想着奶奶和他在一起的画面,觉得那好像就是昨天。
周泽楷一岁的时候被奶奶抱回老家,那时候周泽楷还是个被奶奶抱在怀里只会吮手指的糯米团子,脸蛋还有着婴儿肥,完全没有周泽楷现在脸部棱角分明的样子,小小的脸小小的手全都白白嫩嫩的,每个见到周泽楷的人都说这孩子真好看,周泽楷小时候所有的小衣服小鞋子都是奶奶一针一线纳出来的,每一个针脚都细致入微,几乎可以说是艺术品,后来团子楷楷三岁了,被爸妈接回上海读幼儿园,临走之前他抱着奶奶嚎啕大哭,奶奶放不下他,就把地给了别人种,大包小包的到上海来照顾他,每天接他放学送他上学,一直到他上了四年级,奶奶才停止了接送。
周泽楷高一的时候因为听不懂课学习不好,他那个成绩根本没大学可上,也就是那个时候,他决定成为职业选手,那时候他才十六岁,家里所有人都不支持他,只有奶奶会笑眯眯地摸着他头发说:“咱们楷楷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奶奶支持你。”
他那是在十四岁以后第一次认真的看奶奶,奶奶的头发白的发黄,皮肤上满是皱纹,记忆里宽大的手掌也变的小小的,依旧有着粗活留下来的痕迹,笑容满面的样子显得她慈祥又温和,周泽楷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慌乱的点点头。
如果没有奶奶那时候的支持,可能他就会放弃去当个职业选手,继续在高中里碌碌无为的混日子,周泽楷之所以能毫无顾忌的投入训练营,是因为奶奶一直在他背后鼓励他支持他,为他压下去了家里人不满的声音,没有奶奶的支持就没有今天的周泽楷,也没有了什么威风凛凛的枪王。
家里的亲戚陆陆续续的到来,全都挤在医院走廊里,妈妈早就停止了哭泣,只是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望着手术室发呆,周泽楷傻乎乎的抱着膝盖坐在医院楼梯间冰凉的地板上,等待着奶奶从手术室出来。
手术室大门打开,出来的不是躺在病床上的奶奶,而是一个穿着绿色手术服的医生,他带着口罩,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周泽楷拍拍身上的土,缓缓的站起来,他抱着膝盖坐了太久,双腿几乎失去知觉。
医生摘了口罩,脸颊上布满汗滴,对着走廊里的人问:“三十七号床的病人家属在哪?”
周泽楷爸爸立即说:“这!我们都是!”然后匆匆忙忙站起来走过去,几位叔伯跟在爸爸身后,周泽楷也扶着膝盖走到楼梯口来。
医生说:“病人这是突发性的脑梗,老太太年纪比较大又有高血压,保守建议是先进行手术然后住院观察,另外肝脏问题也需要进一步手术才能确保病人安全。”
周泽楷下意识咬了咬嘴唇,他听见爸爸结结巴巴的开口问:“那……大概需要多少钱?”
医生说:“这个不确定,手术费用加上住院费用和医药费用,保守估计五十万吧。”
周泽楷爸爸脸色惨白,嘴唇抖动着说不出话,医生带上口罩回到手术室,爸爸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几个叔伯立刻七手八脚的扶起周泽楷爸爸,让他坐到椅子上。
“医生说能救,要五十万医药费。”
所有的亲戚一下子都慌了,五十万虽不算特别大的数字,立刻要的话他们也没法拿出来,就算多给几天,那拿出来也是费劲的。
“有这钱咱妈就有救了,可要上哪去找这五十万来啊。”
周泽楷大伯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内心也十分纠结,病房里躺的是他妈妈,可他的小儿子马上要上大学,学费刚有了个着落,如果拿出来老婆一定会和他闹,若是不拿出来,他怎么对得起母亲的生养之恩。
医院的走廊上只环绕着烟雾,所有人都沉默了,这个时候周泽楷走了过来,用几乎恳求的语气说:“救奶奶。”
“那医药费怎么办?五十万是说拿就能拿的?小楷你不要冲动,这件事咱们再商量一下,毕竟奶奶年纪大了……”
三叔的声音插了进来,带着几乎不可察觉的抖动,周泽楷咬了咬嘴唇,抬起头坚定的说:“救奶奶,钱我来出。”
所有人都看着他,目光中带着质疑和惊奇,惊奇这个一向软糯的孩子居然会这么强硬,质疑这个孩子能不能拿出那么多钱。
周泽楷爸爸惊愕的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小楷!不要胡说!你哪有这么多钱……”
说到一半却又打住,他看了看眼前的儿子,那个小小的周泽楷现在已经是可以被称作独当一面的男人了,他现在是荣耀第一人,是代言和广告多到数不尽的枪王,上海那块租价最高的LED广告牌成日播放着他的广告,他的代言费和年薪数都数不清,这五十万对他来说完全没什么。
周泽楷看着爸爸,漂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他说:“五十万我出,奶奶最重要。”
然后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奶奶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周泽楷亦步亦趋的跟在病床后,帮着医生护士安置奶奶,忙完这一切以后周泽楷跑到病房外坐着,他闭着眼睛呼吸,心脏像打拳一样一下一下擂着他的胸膛。
手机铃声不和时宜的响起,轮回经理打来电话,询问周泽楷在哪,周泽楷说在医院,让经理把他的钱包拿来,经理还想问一问周泽楷怎样,结果嘴速没跟上,周泽楷已经挂掉了电话。
经理任劳任怨的来到医院,周泽楷一句话没说,直接刷卡付掉五十万的医疗费,经理也没说话,他大概能理解周泽楷的表情信息,知道如果周泽楷嘴角不向上了,那肯定是他累了,这个时候要是再给他施压大概周泽楷会哭吧,他领教过周泽楷崩溃到极致然后嚎啕大哭的场景,被他称为这辈子不想再见一次的事,太让人心碎。
而后事情告一段落,奶奶休整之后平安出院,知道医药费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孙子付的时候乐的眉开眼笑,直跟人讲她的小孙子是全世界最有出息的孩子,周泽楷只是笑眯眯的给奶奶削苹果,然后规规矩矩的摆放在盘子里,像他五岁那时奶奶做的一样。

怎一个爽字了得